杯中唐诗, 酒里乾坤——唐朝的诗酒文化

2020-07-17 04:08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诗从生活中长出来,酒在岁月里酿出来。酒诗是诗歌中悠扬。在《诗经》之前便有酒,在酿酒之时岂无诗,这诗与酒的碰撞及到唐诗便有了一栽落地生根的容易和源远流长的芬芳。

马克思说“人类对美的感受是直不益看的”。唐诗中对于酒色泽的描摹,可谓是极尽阳世“美色”:既有“小槽酒滴真珠红”,如颗颗饱满晶莹剔透的六月石榴,也有“绿蚁新醅酒”,细微如蚂蚁的悬浮物,碧绿若深潭的酒,还有“玉碗盛来琥珀光”,诗人对酒的正视可见一斑,唯有碧玉杯琉璃盏才能衬得上酒色的名贵,更有“白酒甜盐甘如乳,绿觞皎镜华如碧”, 乳白胜雪的酒盛入青翠的酒杯中,似江南的严冬兀自抱持着春意。还有“杯斟金波浓滟滟”,恍如流金的醇酒,是煮到沸来的岁月。诗人们不光使酒具备了诗意的美感,也用酒活画出了盛唐时浓墨重彩的生活。

罗丹说“艺术就是心理”,诗人对生命的内心和人生的原形有敏锐、直不益看的领悟,而酒也加剧了诗人的特质。正所谓“醉里乾坤大”、“万感醉中来”,诗歌行为酒和情的载体,既简明又生动地传达了诗人的心理,又使与酒相关的诗意生活永远留存。 酒在粮食丰足,生活稳准时“莫乐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彼时人情尚浓,走客在表能享故意真意诚的迎接,炎络地搬出酒坛,舒坦地杀鸡宰猪。“更怜家酝迎春熟,一瓮醍醐迎吾归”,风尘仆仆落征衣的他,从青山更遥远绕过村边相符抱的绿树,远远便见到扶老携小,引头伸颈的一家人,迫不敷待地将接风酒捧着篱门表。由于有了酒的润滑,生硬人,远离的亲人之间,有了更众喜悦和炎泪盈眶的记忆,焕发着暖暖的诗意。 酒在情深义重,相知相许时酒品最见人性,酒蜜意亦深。“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初相识便知是性相投的挈友,他倾尽一切只为舒坦一聚,益一个“酒逢亲信千杯少”, 益一个“士为亲信者物化”,无非是坦诚相待!“吾为子首歌都护,酒阑插剑肝胆露”。友阳世真心实意,知他忠可爱国,理答驰骋疆场,不辞相送边关,把酒赠别。“吾醉欲眠卿且往,明朝故意抱琴来”,相醉还相期,彼此是相互体贴着,率真而真心实意,压服假意周旋的试探。因有酒的黏着,新相识,旧相知,契阔谈宴的同伴们,有了倾心相知的机会,反馈中心使友谊散发出迷人的馨香。酒在伤情别后,魂牵梦萦时。酒是饯走的泪水,是伤别的苦水。“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边塞已是严冬,此时送别彼此的苦寒更增一重,总要强颜为脱离的你助兴,乐器换来换往照样边音,越嘈杂越凄冷,挥退了一切人,千言万语却说不走一句叮咛,强饮这别离酒,终伤吾别后情。“只言啼鸟堪求侣,无那春风欲送走”,送别时盏酒频劝,其实是想醉饮这春光,醒来通知本身只是梦。可鸟声聒噪酒力太浅,春风把你越吹越远,现在前众怕一片落花飞,那么春天怕也随你往了。“欲持一瓢酒,远慰风雨夕”,中夜不走眠,风雨敲窗人像睡在波动的荷叶下,想携炎酒暖远方的同伴。因了酒的催化,离前别后,总有太众的沉默。以后吾就拿回忆下酒,心头总有炎辣辣的想念弥散。 酒在豪气冲天,活泼烂漫时酒是狂药,是钓诗钩。有旷世诗才加上酒醉就有了佯狂的资本。“阆苑花前是醉乡,踏翻王母九霞觞。”即使是神仙也抵不住阳世的美酒,竟然嫌舍王母的仙酒寡淡味薄而一脚踏烂,窃喜的是能贬到阳世作纵酒狂徒。也曾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还问“道傍榆荚仍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不欲使阳世作恶钱。是谁眼花落井水底眠?是谁道逢弯车口流涎?是谁饮如长鲸吸百川?是谁举觞白眼看青天?是谁脱帽露顶王公前?他们是酒中八仙,走为乖张却率真可喜欢,由于有诗的底气,一切酒醉的豪放,都有特立独走的美态。仗剑红尘已是癲,有酒平步上青天。游星戏斗弄日月,醉卧云端乐阳世!阳世有酒可醉,且喜垂足云端。在酒意迷蒙中,豪士,游侠,狂徒,公卿都有了盛唐的气派和谪仙的风骨。在唐诗中,酒与情厉密相连,那就是前人的生活,由于喜悦,痛苦,狂放,豁达而醉,也由于醉着而更加体味着生活的诗意与禅意。因此在那黄金“诗”代,喝醉了人们照样能够歌唱,“日出而作,日入而休。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吾何有哉?” 因此酒诗的内心,就是教会人们悦纳并享福喜悦的生活。来源:酒通社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通谰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18 360 版权所有